无糖

【蛋糕】[王李](完结)

简介:一次谨慎的表白。

 

王大路一直无法确定李达康究竟对蛋糕的故事了解多少。

 

“大路啊,”彼时李达康还有挽救婚姻的念头,“你说欧阳菁到底在想什么呢?”

“我估计她只是想扔蛋糕试试。”

“扔蛋糕?”

“……不,欧阳的话应该不会扔了蛋糕,说不想吃这个口味——只要你能想起来送。还是直接说好了,就是希望你能纵容她的任性,不是为了实际利益,是为了体现你爱她。*”

“我不能理解。”

“我知道。”

 

“有时候我觉得,”李达康靠在大桥栏杆上,望着冬天灰色刺眼的天空,“如果欧阳像你一点,或者我像你一点,我们的关系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或许吧。”

“佳佳怎么样?”

“挺好。”

“她有没有……提到我什么?”

王大路斟酌措辞。

“好了,我知道了。”

 

 

李达康孑然一身的第三年,又和王大路在同样寒冷的冬天,来到了同一座大桥上。

“今天可真冷。”

“你是不是穿太少了?”

“杏枝回老家的时候还没降温,大衣什么的都不知道放那儿了。”李达康辩解。

“喏。”王大路解下围巾递给他。

“嘿大路,你这围巾特别挡风啊?”

“那你戴着吧,不用还了。”

“真的啊?”

 

围巾很宽,几乎要把李达康的脸埋进去,只露出眼睛。

李达康把两手也伸进了围巾,用刚暖起来的脖子去捂手,反而被冻得一个哆嗦。

“大路,哎,大路,”看眼睛就知道他笑得有多真诚,“你好事做到底。”

“干什么?”

李达康出手如闪电,把冰坨一样的手硬塞进了王大路的后颈。

“嘶!”

“啊,暖和。”

“真该叫京州市的人民都来看看,李书记就是这么恩将仇报的。”

李达康于是意识到这种动作不太适合年过半百的人,更不适合政府高级官员来做,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转移了话题。

 

“你怎么没戴手套?”

“干什么,你还想再饶副手套啊?”

“不是,你手不冷吗?”

“不冷啊。”

“那你小子是冬暖夏凉啊。”李达康露出羡慕的表情。

 

王大路看不得李达康这样的眼神。

他无兄弟姐妹,亦无妻无子,二十年前替李达康牺牲过一次,之后又无偿做他的情感顾问与育儿助手,为李达康付出几乎成了一种习惯。

就连一直被防备着,他也只是有种亲弟弟却是个小白眼狼的伤心,而从未想过割席陌路。

如今小白眼狼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了他的心是红的,眼睛眨巴眨巴,变成了眼睛乌黑的小狗,王大路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那我给你捂捂吧。”

李达康愣了一下,伸出了手。

大桥上出现了长征队伍会师般感人的场景——两名同志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一分钟后,李达康突然说:“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更冷了。”

“那你松开。”

 

又过了一分钟,李达康打了个喷嚏,不得不松开手,掏出了手帕。

“回吧,桥上风太大了。”

然而已经迟了,李达康连打了三个喷嚏,到家的时候只想睡觉。

“达康啊,”王大路调高地暖温度,给他倒了杯热开水,又去浴室忙活,活像老母鸡,“你这个样子熬夜不行的,身体是要被熬垮的啊,吹了吹风就感冒了,免疫力太低下。”

李达康抬起眼皮看他,不以为然地哼笑一声。

 

王大路明白了他的意思,有点生气:“你看是你病倒了耽误的工作多还是作息规律耽误的工作多。”

李达康当然知道他说得对。然而他也并不是第一次明白这个道理,承认和实行是两回事。

 

见他装死,王大路只好说:“你先吃点药。”

“不吃。”也不说为什么。

“那你去泡个热水澡,我给你煮碗姜汤。”

“可以。”李达康想了想,又说:“不要剁碎,要切片。”

 

李达康泡完澡,裹在被子里喝了姜汤,自觉又是一条好汉了。

“大路,把我桌上那堆文件抱过来。”

“不行。”

“不行?”李达康惊奇地提高了声音。

“说好今天散散心的,你前两天肯定已经把紧急的做完了。”

“这不是回家了嘛。”

王大路以一种“你这人说话不算话”的眼神注视他。

 

“好吧,”李达康往下滑了滑,几乎是躺在被筒里了,“那你说点好玩的事,我现在头疼喉咙疼,让我开心开心。”

“我有什么好玩的事啊?”王大路笑了,觉得李达康把自己裹得像蒸饭包油条里的油条,说的话又这么孩子气,简直让人没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就说说你的近况。声明,我不要听你们大路公司,说说你自己。”油条期待地说。

“嗯……没什么特别的。啊,又有小孩子对我表白了算吗?”

“又有?这次多大啊,十八?”

 

“不,二十。我们一合作伙伴的儿子。”

“男的?”李达康蹭的从被子里坐起来了,“大路,你……”

他手指点了好几下,好像想发表一番高谈阔论。

然而最后还是泄了气,倒向床板,抱起双臂,“嗤”了一声而后道:“要我看,还是和上次那女孩儿说的一样,恋父情结。”

王大路又笑了:“可那女孩子最后不是说了吗,我是会吸引有恋父情节的年轻人,可是接触久了才发现根本不一样。”

“大路,”病人盯着床边的看护人,语重心长:“我知道你男女都可以,但二十岁太小了,还没佳佳大,大学还没毕业呢吧,你可不能……咳咳咳!”

他说得太急了,呛着了自己。

 

“喝点水喝点水,”王大路给他顺背,“你不清楚我吗,我当然不会去祸害人家。”

“什么话!”李达康咚的一声把水杯搁在床头柜上,“我是怕那小孩心性不成熟,最后伤害你,激情啊爱情啊这些东西,甚至人品和性格……哎,你是看着我一步步走到孤家寡人的,我真不想你也这么痛苦。”

 

王大陆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才笑笑说:“别这么愤世嫉俗,达康,你还是祝愿我能有一个幸福的未来吧。”

李达康把杯子塞给他,示意再来一杯。

“是哇,”病人高兴地说:“你这么会照顾人,心肠又好,人长得又不赖,一定能找到理想的人生伴侣的。”

 

“是啊,”王大路又看着他喝完一杯水,又开始不自觉地往下出溜,便走上前帮他掖好了被角,“我会拥有理想人生伴侣的,睡吧。晚上吃粥吗?”

“不知道,”李达康头一挨到枕头,立刻困倦得要命,“你看着搞吧。”

 

王大路似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叹什么气啊,”李达康努力和睡意搏斗,却仍然争强好胜,口齿不清地说道:“我又不会扔了你的粥叫你再做个别的口味……”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传来均匀的呼吸。

 

王大路像是被松香滴中的小虫,一动不动地与时间共同凝固了。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没看过那本书吗?

他这么使唤人究竟是脸皮太厚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王大路之前一直以为是前者。

王大路陡然涌起一种冲动。

 

三个小时后,李达康睡醒。鼻子还有点塞,身子骨却不怎么疼了。

他听见楼下的动静,闻到一阵米香,感到饥肠辘辘。

李达康一边伸懒腰一边下楼,走到餐桌前,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你疯了?”

 

桌上摆着好些餐具,仔细看去,四大碗四小碟。分别是大米红枣粥,小米粥,皮蛋瘦肉粥,鱼片粥,榨菜,嫩姜,酱乳黄瓜,雪菜冬笋。

都是李达康喜欢的口味。

“我不知道你睡醒了想吃哪种,”王大路冷静地说:“就去店里把这几样都打包了一份,还热着,吃吗?”

李达康做到汉东省委常委,算是吃过见过,可他依然被这架势震住了。

虽然此刻他很想问:“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投资了餐饮店?”,也很想问:“那要都不爱吃你是不是还打算给我下碗面条?”

 

但他什么也没问,乖乖坐下来,拿起了筷子:“吃。”

 

END

 

---

 

*扔蛋糕:出自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简单复述。一个女孩描述她所追求的“完美无瑕的东西”,举例说假如她现在想吃草莓蛋糕,男孩就会赶快跑去买,等买到了她又把蛋糕扔了,说不想吃了,然后希望男孩这样回答:都是我的错!我再给你买别的,你想吃巧克力的还是芝士的?然后她就会好好爱这个男孩子。

这里就不展开讨论她这段话是什么意思了。

以及这话看起来不像话,但其实小林绿子并没有实际干过这事,希望还没有看过书的朋友不要因此讨厌她(`・ω・´)。


评论(68)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