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

【吃瓜】[王李](完结)

简介:那是你的眼神,明亮又美丽。


吃瓜

 

易学习相信,自己迟早有一天要被李达康和王大路联手气死。

 

王大路的海外市场拓展计划很成功,对于国内,特别是汉东的需求越来越少。因此李达康的腰也越来越硬,有段时间去王大路家吃晚饭都成了习惯。

是王大路在新城区的家,不是帝豪苑。

位置实在偏,房价也比市中心低不少。王大路索性买了个独栋带院子的,不仅种花,还能搭葡萄架子。

 

李达康最近半年一直忙于新城区的建设开发,三天两头往这块跑。易学习时刻对他不放心,隔三差五也要跟过来督工,看他有没有变成一霸手。李达康烦得要命,脾气越来越坏,底下官员和开发商暗地里叫苦不迭。

 

新城区太荒了,周围连个小饭馆都找不着,每到饭点,两人一个啃馒头一个啃面包,赌气较劲看谁吃得更朴素。这下连小金秘书都察觉到了气氛有点紧张。

 

直到某天下午,李达康站在一截杂草丛生的铁轨边上,正对着城建局交通局地方铁路处的大小官员,侃侃而谈改造废弃铁轨,重现民国老火车站规划时,突然低血糖,眼一黑腿一软,砸在了大惊失色的小金身上。

易学习才发现李达康根本没有资本和自己比身体素质。

 

当天晚上,李达康刚拿出面包,就被易学习劈手夺走:“你非要搞出事来才行是吧?走,去王大路家里吃饭!”

“他在不在家啊就去他家吃饭。”

“我下午打过电话了。”

“稀奇啊,你也会劳民伤财了。”

要不是他还白着脸窝在沙发上恹恹的,易学习都想打他一顿出气。

 

从此,王大路家就成了考察新城区时最常被两位领导选中的餐饮单位。

王大路本人毫无怨言。

他热爱食物,尊重美食,每次看见易李二人埋头猛吃风卷残云,都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与喜悦。

 

八月下旬,新城区的考察工作终于告一段落,易学习和李达康拒绝了饭局,最后一次——至少是短时间内最后一次——去王大路家吃晚饭。

王大路懂得营养知识,拥有审美能力,没有形式主义地搞一桌子大鱼大肉。他摆出四五个盘子,全是时令菜。

凉拌苦瓜,凉拌茄子,干切牛肉,茭白毛豆炒鸭丁,盐水虾,菊叶鸭蛋汤。

一顿饭吃完,身上虽出了汗,口中却清凉生津。

 

三人去院中纳凉。

葡萄已经熟了,一颗颗藏在夜色里。今晚夜空也和葡萄一样黑,更显得明月皎洁。

李达康揪了粒葡萄吃:“嗯?种得不错啊。”

易学习吃了,也夸很好。

王大路便叫他们每人摘一袋回家。

“我可不敢又吃又拿,”李达康阴阳怪气,“纪委书记在这儿看着呢。”

这人太不要脸了,易学习想,明明上次就从大路冰箱里拿了好多荔枝回家。

转头一看,居然是王大路表情比较失落:“那带一串总可以的。”

“好吧,那就带一串。”

他拿人东西倒像给人面子?易学习脑子浮现出李达康堕落腐化后受贿时挑三拣四的丑恶嘴脸,忍不住哼了一声。

王大路和李达康齐齐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他。

 

吃完葡萄,该坐下说话了,王大路家后院里有两张凉床,一张是藤的,一张也是……不,另一张是竹的。

李达康贪凉,率先占了竹凉床,并招呼王大路与之共享,王大路笑呵呵欣然就座。

易学习开玩笑地说:“干嘛,不欢迎挨着我?”

 

李达康私下里一贯坐不住,凉床没靠背,他便往下一路溜成了侧卧姿势,头搁在王大路腿上,自己腿太长了超过了凉床,就随意蜷起,整个人占了凉床五分之四的面积。

王大路委委屈屈地坐在巴掌大的地方,大腿还要贡献出来当李达康的枕头。

“对,我不欢迎你夏天挨着我坐。你来摸摸大路,跟瓷枕头似的,你再摸摸自己,鸡蛋都能烫熟了。”

“胡说八道!”易学习忍不住了,“鸡蛋都能烫熟了我早就……”

“好了好了,”瓷枕头王大路赶紧打圆场,“你们吃不吃西瓜,新疆的。”

 

 

王大路不知从哪儿变出两个西瓜,又不知从哪儿变出西瓜刀来,三下五除二把瓜切了,边切边介绍:“你们只知道新疆哈密瓜好吃,其实西瓜也好吃。”

“你们大路集团在那儿的葡萄基地怎么样了?”

“挺好的。”

李达康率先拿了一块,咬了一口,看了一眼易学习,然后咔嚓咔嚓飞速吃完,又拿了一块。

 

王大路看得好笑:“达康,你一个人也不可能全吃完啊。”

咔擦咔擦。

 

易学习疑惑地吃了一口瓜,立刻明白根由。

无他,这瓜实在太清甜爽口,没有用井水湃过,却天然带着清晨露水般的凉意,吃了第一口就停不下来。

咔擦咔擦二重奏。

王大路又用那种关爱难民的眼神看他们俩了。

 

易学习吃完瓜,发现李达康正在摸王大路裸露的小腿,动作肆无忌惮。

“你干嘛呢!”

李达康吓了一跳:“你想震聋谁呀?”

“你是不是偷偷在大路腿上擦手?”

“擦手……都说了大路身上凉,我吸收点凉气。”

 

王大路啊王大路,你难道就这么受李达康奴役?金山县那个恨不得枪毙李达康的王大路呢?

易学习索性去扔西瓜皮,眼不见为净。

 

易学习进屋了,李达康拿起王大路的手玩。

“别玩啦,”王大路嘴上这么说,手却没拿走:“我觉得老易看出来了。”

“看出来就看出来。”李达康把王大路的手指分开,自己的两根手指搭了上去,玩起了深受三至五岁幼儿喜爱的手指游戏:爬楼梯。

“大路,你怕被老易发现吗?”

“我有什么可怕的,你们俩关系有时候已经挺紧张的了,我担心他对你有偏见。”

“嗨,”李达康满不在乎地说:“我女儿对我们没偏见就行,管易学习怎么看呢,他看我不顺眼的地方多了去了。”

“话不要这么说,你知道他也是为你好,唉,达康,你就是刀子嘴。”

“我是不是刀子嘴,你应该最清楚呀。”李达康意有所指地舔了舔嘴唇。

王大路手指颤动了一下。

 

这时,易学习的身影重新出现在视野中,李达康趁他没走近,飞快地在王大路手心亲了一口,然后把这只手丢了回去。

易学习奇怪地看看王大路:“是不是李达康这小子头太沉了,你怎么热得一头汗?”

“呃……”

“大路体丰怯热啊。”

李达康悠然插嘴。

 

易学习又好气又好笑地指指他,王大路无奈地轻拍了两下他的肩膀。李达康眯起眼睛一笑,藏在眼角皱纹下的,还是少年风貌。

他的眼睛,像一对遥远又明亮的星星,从大学起就是如此。

如今,这对星星,终于也围绕着自己闪烁。

王大路心中一动。

 

只见王大路假意擦拭嘴角,对准他手中刚才被亲过的地方深深吻了一下,然后掀开一点手掌,朝斜下方的李达康吹了一口气,将这个间接却完整的吻送给了他。

这次轮到李达康热得脸上冒红光了。

 

易学习简直搞不懂这两个人为什么热成这样了还要挤在一起,而且明明从刚才到现在谁也没说话,可气氛上总觉得自己十分融入不进去。

 

“达康,带一袋葡萄走吧,再带个西瓜?”

“嗳……带带带。”

“带什么带!”易学习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时机:“把李达康的那个西瓜切了,我还能吃!”

 

END

 

至此全部搬运完,谢谢大家的留言点赞推荐!之后更新就不定期啦~

评论(65)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