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

【安神】[东李]第四章 (完结)

简介:组织决定了,今晚由你来失眠。

 


“您放松,什么也不用想,深呼吸。”

李达康对赵东来的手并不陌生,经常见,经常握。他从大风厂脚手架上往下跳的时候也是这双手伸出来接他——虽然这两只担忧关切的手掌立刻被他拨到了一边。

 

他不清楚的是,赵东来的手居然这么像枕头,让人挨着就产生了松弛下来的冲动。

富有弹性的指腹在头皮上摩挲按压,时而轻,带来麻酥酥的暖意,时而重,轻微的压迫和痛感紧接着变成了意想不到的轻盈柔软。

李达康逸出小小的叹息。

这是行走了一整天的旅人终于停下来歇脚时的声音,透露着无限的疲惫,和由表及里的满足。

他彻底放松下来,把自己交给黑暗,交给赵东来的双手。

 

赵东来费心费力地按摩着长官的脑袋,心神却分出了一缕。

他一边观察李达康脸上没被眼罩蒙住部分的变化,以推断他的感觉是否良好。

一边有些缺乏敬畏地想:从上往下看,他整个人显得更瘦了,简直要被椅子吞噬。

 

“李书记,”赵东来小声问:“按得舒服吗?”

李达康发出介于“哼”与“嗯”的单音。

“您平时健身吗?”

“我还以为你能看出来呢。”

“我这不是……嗨,我是想说,睡前适度锻炼,有助于提高睡眠质量。”

“我哪有这时间啊?”

赵东来不吭声,继续捏。

李达康等了等,没等到答复,回过味来。

“别装了,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那是,我想什么还能瞒得了您吗?”

“你在想,”李达康摆摆肩膀,整个人往下溜得更多了,“那沙瑞金书记不是更忙吗,人家怎么有时间打篮球呢?”

 

赵东来又狡猾地闭嘴了。

“我告诉你,人的性格不一样,我要是专门拿出时间锻炼身体,肯定最后锻炼也没锻炼好,工作也没做好。这个道理,你肯定懂。”

“您还可以用另一种锻炼方式啊?”

“什么?”

 

赵东来的声音从头顶来到耳边。

他几乎是贴着李达康的耳朵在说话:“您解决个人生理需求,次数也不怎么频繁吧?”

李达康消化了一下这过分委婉的措辞和过分冒犯的问题。

 

“怎么问这个?”

李达康的反应倒是出乎赵东来预料的平和——如果他放在膝上的手没有突然捏起来的话。

 

“您不觉得,睡前释放一下,会睡得更沉吗?”

“释放?和谁?你是不是建议我去哪儿学个外语啊?”李达康坐起来,开始嚷嚷。

赵东来赶紧把他捏吧捏吧又扶回成放松的姿势。

“自己动手,也能丰衣足食。”

 

“没劲。”李达康可能是因为视觉受到阻隔,也可能是熟悉安全的环境与熟悉安全的人让他打开心扉,说起这方面的话题没什么抵触:“我都五十多了,基本上不怎么想了。”

赵东来听起来非常吃惊:“那您有多久没……”

真是莫名其妙。

但李达康还是认真想了想:“时间太久了,记不清了。”

 

赵东来似乎倒吸了一口气。

李达康不满地拿头去碰他的手:“继续按啊。”

那双枕头一样的手又开始工作了。

李达康迷迷糊糊,几乎要睡着。

 

“从这一点上,您就比高育良强。”赵东来突然说。

“你跟我装什么傻,”李达康半睡半醒:“高育良是那种管不住裤腰带的人吗?他控制不了的是……”

室内无声片刻。

 

“他对一言可以决定他人命运的权力的渴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对一种优越心理的追求。永远正确,永远强大,人生道路两侧永远是鲜花。”

这话和之前的连不上,但是赵东来明白了他的意思。

“永远有小姑娘仰视崇拜他,是吗?”

“我觉得这是一种病态。”李达康评价失败的对手,言辞尖锐,语气却不刻薄。但也正因为不刻薄,反而显得更加冷漠。

 

“话是这么说,我说句话您不要生气。”

“说吧。”

“您也太清心寡欲了,谁还不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啊?偏偏您连这种事都不放在心上,难免……难免就有人说您没有人气儿。”

“没有人气儿,那我是判官还是无常啊?”

“瞧您说的。判官是法院,无常是我们,您是阎王爷啊。”

“去你的吧,京州市委成了阎罗殿了,我看你的思想觉悟很有问题。”

“是我说错了。您不是没有人气儿,您可能只是手上没什么技术。”

 

“你今天是不是头让门夹了,怎么句句话都让人这么别扭?”李达康举起手臂转过手腕,向着脑海中赵东来鼻子的方位指了几下:“手上技术又是什么,啊?”

 

“就是那个,”赵东来顺着李达康的脑中线往下,按到了脖子,李达康正等着享受他的颈椎推拿,谁知道按摩的手劲悄悄变了,比起说按摩,不如说是赵东来两手虚围他的脖子,拿指肚在轻轻慢慢地挠。

“就是说您自己动手时,没什么技术含量。”

 

“胡说八道!”李达康踢了一下桌子,“这种事有什么技术含量,你来技术一个给我看看。”

“这可是您说的。”

“什么?”

“您信不信,哪怕只是照着我说的去做,效果都会比以前自己动手好一大截。”

“你怎么管这么宽啊?”

“您不敢赌就算了,没事。”

“怕你不成?”李达康被激出脾气,咔嗒一声解了皮带扣子,抽出皮带往边上一扔,往上坐坐直。“开始吧!”

 

“哎,您放松,放松……我哪敢诱惑领导赌博啊,”赵东来的声音还是那么恭敬亲热,但现在听起来怪气人的:“这不是为了提高您的生活质量嘛,就像您说的,不找女同志学外语,跟我这个男同志练练手活又没什么,您说是不是。”

李达康鼻子出了一声气音,连声带都懒得对他振动。


http://wx2.sinaimg.cn/mw690/73263fbbgy1fg4unpfkrhj20c86h3npd.jpg


赵东来把李达康身上的液体擦擦干净,也不帮他解开眼罩,就这么把人扶到了床上。通房丫头似的帮李书记换了一身睡衣裤,又亲自去搓了条毛巾帮他擦了身上的汗。

李达康身处一场激烈性事后的倦怠和清明里,好笑地问他:“怎么,眼罩还不能摘啊?”

“眼罩就是保障您睡得香嘛,”赵东来声音里带着笑:“而且您今晚要是看我一眼,我指不定多害臊呢。”

“唷,你还知道害臊呢,”李达康说着,觉得脸上又有点热,“这都是哪学来的啊。”

“怎么样,舒服吗?”赵东来贴了上来,似乎很期待地问。

“还行吧。”李达康威严地说。

“那就好,那就好。”赵东来似乎在他面前站了一会儿,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最后讲:“那我回去了,您今晚肯定能睡得好。”

 

“你脑子短路了,”李达康说:“这么晚了回什么回。”

“难道您的意思是……”

李达康一侧往下沉,是赵东来坐上了床沿。

“边上就是客房,去吧,有洗漱用品和客用睡衣。好了别吵我了,出去的时候关灯关门。”

“啊?噢……是!”

赵东来又停顿了几秒,李达康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自己脸上,但是其实也并没有实感。

赵东来拧灭了床头灯,轻手轻脚地帮他带上门,出去了。

 

李达康放松身体,把自己瘫进床垫,稍稍回味了一下。

果然让人身体疲惫,精神满足。或许以后失眠时除了听录音,真的可以偶尔试试这个。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总是纠缠不休地在他脑子里反复播放,越是播放,画面越是清晰,最后他甚至能以第三方的视角看见这一幕:

高潮结束后,赵东来单膝跪在在李达康椅后,依旧是搂着腰的姿势,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让今晚这场教学活动中李达康所感受到的束缚,地位倒错,权力失控,羞耻狼狈等一切既让他反感,又为快感增添燃料的情感中的负面印象消散,最后只剩下提纯了的精神刺激,与毫无负担的美好回忆。

 

甚至之前为下属看破弱点,乃至担忧赵东来日后变成下一个使他悔恨,使他头痛欲裂的来源的千斤重忧,都被吹去了一层浮灰的重量。李达康今夜神思安定,睡眠尤甜。

 

赵东来以宣誓般的语气,悄悄告诉他:

“我永远只听从于您的命令。”

 

END

小菠菜基地:http://www.spinates.com/post/3600

评论(58)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