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

【安神】[东李] 第三章

简介:徐达与美杜莎。


李达康某天想起,便把U盘还给了赵东来。

“李书记,这没用啊?”

“我拷下来了。”

“真的吗,”赵东来笑逐颜开,“需不需要我再来几段?”

“用不着。”

“那您最近还头疼吗?”

“嗯,”李达康回忆了一下,“这倒没有。”

 

正当赵东来趁着李达康心情不错而大肆宣扬健康重要性时,李达康私人手机响了。

 

“喂杏枝啊,你从老家回来啦,没在忙,快吃饭了。哦,哦,好哇,那就剁半只……”

李达康突然看了赵东来一眼,赵局长不明所以。

 

“不,剁一只吧,今天我带人回来。什么?男的!赵东来!以前来过……对对对对就是那个特别壮的,行,那你看着弄吧,不用,不用。他还要开车回去呢。好,就这样。”

 

“东来,”李达康关闭通话,轻快地问:“爱不爱吃咸鹅?”

赵东来眨眨眼睛:“您怎么知道我爱吃咸鹅?啊,难道您要请我吃饭?”

 

丈八大汉佯装受宠若惊实在不堪入目。

李达康立刻改了主意:“谁请你吃饭?问问而已。”

“别啊李书记!”赵东来脸都皱了:“我还真爱吃咸鹅,真的,咸鹅泡饭,特别好。”

李达康怀疑地看看他:“你没有背疮吧?”

赵东来立马作势解扣子:“我来给您检阅一下。”

“滚蛋。”

 

晚上,赵东来欢欢喜喜跟着李达康回家吃咸鹅,吃了两大碗饭,看得东道主也跟着胃口大开,还破例添了小半碗。

不得不说赵东来是个极好的谈话对象,听话专心致志,说话风趣知节,且能同时顾及李书记与杏枝二人,饭桌上只谈哪里的鸭蛋快要上市,哪里的河鲜如今名扬海外,汉东近年的发展是越来越好啦云云。

 

吃完饭,杏枝还聊兴未尽,端出了杨梅和枇杷,李达康嫌麻烦,只吃杨梅。赵东来嘴上聊着,剥了枇杷,又放回盘子,李达康不知不觉交叉着吃了起来。

 

又畅聊了半小时,杏枝终于想起来李达康带人回家怕不是有工作要谈,赶紧收了盘子,自去收拾厨房不提。

 

李达康把人带上楼,想想没进书房,而是进了卧室,反正卧室里也有书桌沙发。

赵东来臂下夹着他的黑色真皮公文包,毕恭毕敬,甚至称得上蹑手蹑脚地跟了进来。

“你干嘛呢?”

“李书记,我在想,我这是不是就算登堂入室了啊?”

“死了这条心吧,我可不想当你老师。”

赵东来知道他这是在讽刺判了十八年的大教授高育良,咧嘴笑了笑,但没接话。

 

李达康坐在桌子后面,让赵东来坐沙发。

赵局长觉得这个距离太远,不利于交流,两手拎着沙发来到了李书记身边,李达康也没反对,就着促膝谈心的姿势开了口。

 

“东来。”李达康音色醇厚,如汩汩山泉,带着一点刻意的亲切。赵东来赶紧挺直了腰板。

“你有没有觉得,我对你们的了解,太少了?”

“呃……”赵东来一时捉摸不透上意,不敢贸然接话。

“我最近在反思,如果我对丁义珍,孙连城他们,多主动了解一点,是不是早就能发现他们的问题,降低后续的不良影响?”

 

赵东来自觉有点明白过来了:“好的李书记,我今天就来向您坦白汇报一下我的问题。”

 

李达康没有预料到,但这个回答引起了他的兴趣。

“好,你说。”

 

“我们工作方法需要改善,有些同志虽然出了警,当时态度很好,报警市民也满意。但其实只是记录一下,一些觉得是小事的问题,很难再去主动追踪,几个部门互相踢皮球的现象也还存在,其结果就是报警人再也等不到后续。这是我们多年存在的问题了,我回去就跟他们再重申一遍,并且考虑不定期展开抽查。当然,这也和基层警力不足有关……”

 

李达康听着听着,眉头皱起,又舒展开。

“你自己呢?”

“我也有问题!我的问题……我对程度这种人就没有及时发现……”

“好了,你的认识嘛,还行吧。不过今天要说的是我的问题,不是叫你做检讨。”

赵东来愣住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就不能反思,只会骂人?”

“不不不,”赵东来赶紧说:“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您值得我学习。”

“别吹捧啦。”李达康被他打乱步子,开场的气势泄了,音色也不刻意醇厚悦耳了,表情也不循循善诱了,往后一倒,靠在椅背上。

“连你都没法完全对我说心里话,”李达康仰望天花板,叽叽咕咕地说:“我就算一个个找他们谈,又能谈出什么来?嗤,我也是昏了头了。”

 

“我有时候,”李达康的声音飘到卧室的上层空间:“一想到林为民,丁义珍,还有孙连城,就觉得头疼。可能是一种悔恨吧。我不是为他们,我为的是发展的大好时间都被他们糟蹋了,机会不再来啊。”

 

赵东来没有接话,他知道此刻并不需要,很多时候李达康只是需要一个倾听者。

“哎东来,你知道吗,我年轻的时候,脾气比现在还急,但是那时候我能对谁发火呢?我只能忍着,有时候还得笑。我忍啊,忍啊,忍得好几次都觉得头上的筋要炸开,我的血要从腔子里喷出来……但是最终,好歹是忍下来了。”

“你说,我现在的头疼,会不会是旧伤,啊?哈哈。”

 

赵东来笑不出来。

 

“李书记,我会一点推拿,要不然帮您按按头吧。”

李达康直回身子看他:“你最近的行贿行为很猖狂嘛。”

“欸?还真有东西想给您。”

赵东来捡起包,拉开,从里面拿出个小盒子,动作透着军警特有的利落。

“这次换什么了?”

 

“眼罩。”

“捉拿绑架犯的战利品?”

“嗨,瞧您说的。”

 

李达康拿在手上正反翻着研究:“哟,是丝的呀。”

“是,我们那儿有人家属开了网店,大家都买了一条两条的。”

“好用?”

“还行,遮光,不勒头。”

李达康看着赵东来的头,遗憾地说:“那我戴上肯定要往下滑了。”

“它有松紧,李书记!”

“逗你玩呢。”

李达康撑开黑色眼罩,他是平头,戴上去毫不费事。

“果然挺黑的。”

 

李达康戴着眼罩,脖子扭来扭去,仿佛是在左顾右盼,当然什么也没看见,而且突然间,赵东来的热量和气息从前方来到了身后。

 

TBC


评论(21)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