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

【安神】[东李]第二章

简介:赵局长当场就念了两句诗。


离李达康在工作会议上头疼发作过去了一周。

这一周情况尚可,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及时睡了一小会儿,七天里只发作了两次。

赵东来例行来汇报工作,李达康看着他,就觉得颇为顺眼。

 

临告辞时,赵东来从怀里摸出个小U盘,最普通的牌子,最普通的款式,很符合李达康的审美。

赵东来摸摸后脑:“李书记,我也不清楚您怎么才能睡得好,就……聊表心意吧。”

李达康仰着脸,胳膊放在桌上,十指指尖对抵,有一下没一下戳着自己下巴:“这什么呀?”

检举揭发材料?快速致富讲座?

“我的朗诵音频。”

李达康磕到了胳膊肘。

 

李达康推开椅子,揉着手肘上的麻筋坐上桌沿,上下左右地打量赵东来,饶有兴趣,

赵局长久违地有一点羞涩,补充说:“您家里有耳机没?我那儿还有不少多的,有新的,有煲好的。”

李书记听不懂什么叫“煲好的”,他单手把玩了一会儿小U盘,开口道:“哦,你的意思是,听你说话我就能睡好觉——你觉得这是一种自以为是,还是妄自菲薄呢?”

“怎么说都行,就是哪怕死马当活马医,您试试好吗?”

 

下属这样关怀自己,李达康当然感到触动,然而也有一点不自在。他是不是在赵东来面前暴露的缺陷和疲惫太多了?被部下掌握了弱点,哪怕是这种瞒不住有心人的弱点,真的合适吗?李达康体内生出了一丝领地被侵入的野生动物的反感。

他应当拒绝,重新画出距离线。

 

“行吧,我家里有耳机。”

“哎,好!”

但是听听朗诵又没什么。

 

李达康睡前犹豫了一下,把U盘插进佳佳淘汰的一台旧台式机。欧阳菁和他都有自己的工作电脑,佳佳出国后,这台电脑就成了杏枝闲下来时玩消消乐和扫雷的游戏机,没有任何重要资料。

 

“发现新设备”

“睡个好觉”。

 

睡个好觉,什么东西,赵东来还给U盘改了名字?李达康无法理解这种浪费时间的行为。

点开一看,里面有三个音频文件,分别叫“短”,“中”,“长”。

李达康打开音响,双击“短”。

片刻安静后,赵东来的声音在李达康卧室响了起来:

 

“我和一位高士建立了私密友情,

他像眼睛黑亮的一只雏鹰。

我,仿佛走进初秋的花坛,

脚步变得轻盈。

那里盛开着几丛最后的玫瑰,

还有一轮透明的月亮

在灰色浓密的云层间穿行。”*

 

李达康看一眼进度条,才一分钟。

这么短能听出什么?而且也没有特别的地方。硬要说的话,录音环境不错,要不就是录音设备很好,几乎没有底噪。

赵东来的朗诵依旧既不出彩也不难听,细节处理不细腻,停顿也不甚专业,唯一值得表扬的可能只有情感充沛。

和我当年比差远啦。

李达康回想起自己年轻时代表秘书处参加五四青年节朗诵比赛夺冠的往事,点开了“中”。

 

“哦,狂暴的西风,秋之生命的呼吸!**

……”

李达康听了开头就知道最后一句:

“西风啊,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他思忖片刻,觉得挺有意思,赵东来拐弯抹角见缝插针地宽慰他对于经济下降的焦虑,虽然无用,倒也费心。

 

这首不打算听完,他点开了“长”。

 

“一艘旧轮船离开了沃兹涅先尼耶的码头,驶入了奥涅佳湖。

周遭是一片白夜。

……”***

 

似乎是一篇散文。

李达康没有读过这篇文章,他以前看过不少俄国和前苏联作品,但大多是理论著作,还有几本中文系必读的长篇小说。

对于诗歌和散文,李达康有正常甚至出众的审美能力,但要真正花时间欣赏它们,也没这个闲暇。

 

不过赵东来应当是下过一番功夫的,拗口的俄国人名和地名被他念得光滑通顺。一般人能读成这样就算不错,何况李达康清楚,他平时忙得就和陀螺似的。

 

李达康静静听了一会儿,这篇散文讲的仿佛是一位作家在寻找写作材料时遇到的种种情况。其实也不是没有情绪激昂处,但都被朗诵者安静处理,听惯了的风风火火的嗓音,居然有几分长河静流的味道。

或许赵东来独自工作时也是这样。

 

这个念头漫不经心地一起,李达康心中突然戳破了个针尖大的点。不疼不痒,只是有点漏风。

小风呼呼吹着,从这个点的那头,他隐约察觉到一份自己十分熟悉,但却第一次来源于他人的情感——孤独。

这很新奇。

赵东来固然已经是在工作领域与他最贴近的个体。无论是人品,理念,还是工作态度,李达康都敢在任何场合,向任何领导为他打包票推荐。

 

但是在生活情感的方面,他对赵东来的了解远没有对方对自己的了解深。当然,下属揣摩领导,怎么揣摩也不为过,李达康做过秘书,并不忌惮赵东来这样了解他。之前收下这份小礼物时的犹豫,也只是因为赵东来隐约越过“了解”的边界,开始关注他并不想为人所知之处。

 

李达康有些诧异。在自己脑海中,除了离过婚,热爱拳击和读书,赵东来生活方面的形象完全是一片空白。

 

而他又能此刻感受到赵东来录这段朗诵时,真切到几乎拥有实体的孤独。太奇怪了,不合逻辑。

李达康缺乏足够的信息和经验来处理这种感受。

 

最后他做出总结:我之前可能对底下人的关注太少了,毕竟作为领导,有必要充分了解下属,才能知人善任。以后应当多关注他们一些。

 

 

这绝不是因为什么狗屁孤独感。

 

孤独是李达康一生的伴侣,他早就放弃通过他人将其甩掉。

这么多年来,李达康与它和平共处,它有时会在像今晚一样的静夜里跳出来咬他,但李达康对此的反应只有漠然。这根本还比不了一次头疼发作时的百分之一。

 

……或许哪天该去开点止疼片以备不时之需?

 

放任自己琢磨这些有的没的,高强度工作后兴奋的神经逐渐松弛,李达康合上眼皮,小小打了个哈欠。

难道真的有点用?

 

他把音频导入一个旧mp3,也是佳佳出国前留下的,这些年来李达康第一次往里导入新的文件。操作并不复杂,李达康想了想,留下了原来的文件名,权做是个好兆头。

 

李达康找出耳机,关了灯,在京州凌晨三点的夜色和京州市公安局长低低的声音里,果然陷入昏沉梦乡。

 

*《我和一位高士建立了私密友情……》

【俄】阿赫玛托娃 著 晴朗李寒 译

 

**《西风颂》

【英】雪莱 著 查良铮 译

 

***《白夜》(选自《金蔷薇》)

 【俄】帕乌斯托夫斯基 著 戴骢 译


TBC

评论(25)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