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

【安神】[东李] 第一章

简介:李书记头痛欲裂,赵局长大显身手。


头痛降临时,头成了一颗不知何时会爆裂的炸弹。

李达康指关节死死抵着额角,想借一点外部的疼痛来保持清醒。然而下一波头痛的巨浪已经到达,数十把尖刀猛然破开他的颅骨,金属刀页在脑浆里高速搅拌起来。

“发展的意识一定要……嘶。”

说不完一句话,说话时颌骨开合牵扯到太阳穴附近的皮肤,刺痛就像滴到报纸上的水滴迅速洇开。

 

会议桌两侧,京州市各部门的一把手们还在眼巴巴地看着他讲出本场会议的结束语。

“……要跟得上时代。”

逼着麻木的舌头挤出这句话后,李达康眼前短暂地黑了一下,似乎是因为痛苦超过某个限度,大脑主动采取了防御措施。

 

“今天就到这,散会。”

他可能讲出了这句话,也可能是与会者们明白了他的意思,总之等他再次睁眼时,人都走光了。

除了赵东来。

 

李达康的意识在这一次头痛中幸存归来,他以捧一颗裂纹密布的蛋的心情手托额头,声音低而哑:

“小金呢?”

“我叫他去给您搓条热毛巾。”

“不用!”李达康脾气比平时还大,然而一高声,头顶就像有锥子轻轻地刺。

“不用。”他放下一只手,摆了摆。

赵东来愁眉苦脸地望着他。

 

“算了,”李达康叹了一口气,“下次你不要操心这种事。”

“可是小金秘书缺乏照顾人的经验……”

“李书记,毛巾来了!”

 

李达康接过滚烫的毛巾,把脸埋在其中,温暖柔软厚实窒息,一瞬间想要就此睡着。

他奋力擦了两把脸,头部神经得到舒缓,大致恢复了平日活力:“缺乏经验就更要培养锻炼,要不然你来给我当秘书更方便,你愿意干吗?”

“好——”看到李达康就差把话写脸上,赵局长改了口:“不愿意不愿意。”

李达康嗤笑一声:“愿意你也超龄了啊。”

小金秘书毫无反应。他在某些方面非常迟钝,这时常使他显得淡定从容,令外人往往捉摸不透,啧啧称奇。

 

赵东来不算外人, 而且他看起来现在一副想给小金上上秘书指导课的样子。

李达康潦草地翻翻手:“行了,没什么事,回吧。”

“李书记,您刚才是……头疼?”赵东来却不听指挥,一路小跑跟着他从侧门走向市委书记办公室。

 

“小毛病而已。”

“只怕不是小毛病,”赵东来胆大妄为地猜测:“是老毛病了吧?”

被心腹揭了短,李达康有些恼火。

“你当秘书当上瘾来了?”

“不是,李书记,”赵东来苦口婆心地向下撇着手,表情宛如想叼小猫脖子而叼不到的老母猫:“头疼可不是小毛病啊,您去看过医生没有啊?”

 

李书记率先进了办公室门,赵东来紧接着挤进去,小金排在最后。李达康边脱西装外套边往座位上走,赵东来顺手接过,捏住肩线抖抖,平铺在沙发宽大的扶手上。

“看过了。”李达康突然站定,转身,声音不大,异常平静。

赵东来赶紧煞住步子,洗耳恭听。

“医生找不到病因,开了医嘱是少思虑动怒。”

 

赵东来无言以对,李达康可能不思虑过度吗?不可能。让他不发脾气就更不可能。

 

“那一般多久会疼一次啊?”

“说不准。”李达康解开袖扣,把袖子往上卷了两道,这样风凉一点。

“有时候三四天,有时候一天两回。”

想想又道:“白天疼一会儿也就过去了,赶在晚上发作,那觉就睡不了了。”

“您睡眠不好吗?”

 

李达康看了一眼小金,小金看看李达康,又看看赵东来,恍然大悟,从外面带上了办公室门。

 

“东来啊,”李达康自己不坐,也不叫赵东来坐,就这么站在离他不到一臂的地方,说话声刚够两人听清。

李达康看着他的眼睛:

“汉东今年GDP,掉了3个点啊。我能睡得着觉吗?”

赵东来悚然一惊,后脖子上汗毛竖起。

 

李达康哼笑了一下,笑意根本连鼻子都没爬到。

赵东来深知话题敏感,低下头避开了他冰冷的目光,虽然这份冰冷不是冲他去的。

 

“李书记,您要不还是歇一会儿吧,整天看电脑和文件也容易颈椎不舒服。”

李达康这下倒是有几分真心实意地笑了起来,眼角悄然浮现水痕似的皱纹。好像是嘲笑他的琐碎麻烦,又好像是感慨他的谨慎和体贴。

“歇一会儿工作还是那么多。”

“您就闭目养神,不用睡着,我给您读文件,您按照重要程度叫我分类,不算耽误时间,而且好歹也能让眼睛休息休息不是?”

见李达康迟疑不定,赵东来又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可能是李达康太有身为利器要时刻保证锋利的自觉,以及刚才在会议上的头痛发作让他吸取了足够深的教训,他终于走向沙发。

赵东来放下了悬着的心。

 

“先读标题。哎,注意一点,不该你看的就别打开了。”

“好的,那我读了,《201x年第一季度京州市第三产业经济增长情况》。”

“念。”

 

赵东来的读材料水平并不特别出众,音色也只能勉强称得上一句浑厚,并不非常磁性,更和清越挨不上边。只是胜在吐息平稳,断字准确,让人听得清楚安心。

李达康边听边琢磨,脑子和心一点点舒展开,渐渐思绪飞向更遥远的地方。

 

小金秘书收拾了一会儿文件,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过去敲了市委书记办公室的门,无人应答。

几秒后门开了,是赵局长开的。

赵局长把小金秘书让进来,看向沙发,用口型讲:“睡着了。”

小金秘书低声问:“那李书记下午还要见开发商代表呢?”

赵东来想了想:“再过十五分钟吧,记得盯着李书记吃午饭,记得带上毛巾热水。”

小金秘书乖乖点头,不去思考为什么他作为李达康书记的大秘,生活方面处处要接受公安局长的指点,以及赵局长这算不算越权。苦中作乐地去想,从某方面而言倒也方便。

 

赵东来瞄了一眼手表,整整衣摆,走出门。

在门外,又恨不得以身替之地回看了小金一眼,这才轻轻带上门,大步流星地回去工作了。

 

十五分钟后,李达康被小金轻声唤醒。

他用手干搓了几下脸,快速恢复清醒,低头一看,原本放在沙发扶手上的西装,不知道什么时候盖在了自己身上。

时值初夏正午,白亮亮的阳光投射进通透的办公室,光明刺眼。李达康竟有种一觉睡了许多年的错觉。

他此刻正处于刚睡醒后的某种诚恳的心态里,因此茫茫然对自己承认,的确好久没睡得这么沉过了。

TBC


评论(15)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