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

【惊愕】[All康] 第三章 孙老师 (完结)

简介:京州市官场三大地下传说。1.金秘书能打十个。2.高书记臂可跑马。3.孙连城通阴晓阳,而独惧李达康。


3.孙老师

 

周末,沙瑞金邀请李达康同登北山。

汉东没有高山,以北山为例,从山脚登顶只要一个半小时。加之此山自然风景优美,名胜古迹丰富,许多京州市民都爱在周末举家登此山游玩。

沙瑞金嘛,估计是不会同意搞封山戒严的,李达康便特意吩咐了赵东来要做好安保工作,一定做到外松内紧。

赵东来信誓旦旦地做了保证。

然而还是出了问题。

 

一般登山的市民固然可以分流,请他们换一条登山线路。但本来就坐落在山里的科研单位北山天文台,你总不能进去贴封条吧?

说巧也是巧,李达康以前来北山参加各种活动,次次路过天文台大门,那门从来没开过。

今天偏偏就开了。

李达康瞪了那门一眼。

门里又走出个人来。

定睛一瞧,居然还是个认识的:原光明区区长,现贤成街少年宫的趣味科学课老师,孙连城。

 

李达康原本见到孙连城就来气,但是现在看到他出来的地方又觉得感慨:星期天都能跑天文台来,这大傻子以前当区长的时候可从没这么勤快过啊。

判断了孙连城不具备危害公共安全的能力后,李达康便不打算理他了,沙瑞金倒提了一句:“咦,达康同志你看,他是不是那个懒政干部?”

“是的沙书记。”

沙瑞金点点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两人登了山,展望了城市,谈了工作,增加了上下级感情,气氛十分融洽。

中午时分,两位领导正打算步行下山,突然白秘书接了个电话,没过一会儿沙瑞金的专车静悄悄开到了他们身边,缓缓跟着前进。

沙书记遂对今天谈话的结果表达了满意,并格外体恤地解释了一句,他下面还要去别的地方,不顺路,就不带李达康回市委了。

李达康充分表示了理解,并祝沙书记一天工作顺利。

 

沙瑞金和白秘书走后,小金问李达康要不要也叫专车上来,李达康拒绝了。

“我自己走走,你先下去吧,我们天文台门口见。”

 

时值春日,北山上一片新绿,满目野花。山下的分流似乎取消了,隐隐约约能听见人声。李达康选了一条小路,边走边欣赏山下的京州市,心中充满了父母面对儿女时的自豪与柔情。

怪不得古往今来的领袖多爱登高,亲手缔造的万丈红尘尽收眼底,谁还在乎高处胜不胜寒。

 

不过说到高处风寒,山里还真是有点冷。

李达康抱臂搓了搓肩膀,天气预报不是说今天最高二十九度的吗,这儿最多只有十几度吧?

这么一观察四周才发现,刚才还越来越近的游人声听不到了,鸟语虫鸣也停歇了,连一丝微风也没有,天地间只剩突兀的寂静。

李达康拿出手机,想查看实时气温,发现早上充满电的手机自动关机打不开了。再看一眼手表,兢兢业业走了四五年的手表也停了。

手机和手表同时坏了的概率虽然不大,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李达康没什么特殊感想,继续下山。

 

等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依然没看到天文台时,李达康终于承认情况不太对劲。路边的植物景观固然一直在变,可在他几次无意看向山下的京州市后,察觉到一件极为奇怪的事实:自己的海拔距离似乎没有变化过。

李达康止住了脚步,抬头望望天色,连太阳似乎都被固定住了。

 

 

童年时乡间流传的一些怪力乱神的民间传说在李达康脑中苏醒,花姑姑水猴子,猫脸婆婆绣花鞋,汉东地区的特产故事他几乎都听过。

但李达康并不畏惧这些,他从小就不怕,长大读了书做了官,一路咬着牙走过来,流过血汗流过泪,就更不怕半夜鬼敲门了。

只是现在没法回到京州市委继续工作,让他有些困扰。

 

此处停滞的时间像是有粘性,李达康的步子越来越沉重,甚至觉得有一些困倦。

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正当京州市市委书记迈出山路边的防护栏,打算从山坡坡面而不是盘山路强行突破下山的时候,身后山林突然传来簌簌声响。

有人?

李达康颇为意外,收回脚步。

 

等看清来人,李达康更加意外了——正是今天刚远远见过一面的孙连城。

孙连城穿着一件黑色风衣。近看似乎比之前瘦了一些,这使得李达康第一眼没有把他认错成传说中存在了多年的北山黑熊。

 

“……李书记。”孙连城明显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用没去回炉班之前的态度低头耷脑地喊了一声李达康。

“哟,孙连城儿。”毕竟也不再是自己属下了,而且这种环境里能见着活人就算不错,李达康亲切又轻松地招呼了一声。

“李书记,散,散步呢?”

“正要说呢,我怕不是迷了路了,在这儿绕半天也没下去。你认不认识路……哎不对,你打哪儿来啊?”

“山里……呃,天文台。”

“行啊孙连城,”李达康笑起来,真心实意的:“没想到你对新工作的热情挺高的。”

“李书记,”孙连城那种无论被夸还是被骂都不耽误他神游天外的气质还保留着,闻言恹恹道:“我送您下山吧。”

“嗯?好啊,那麻烦你了。”

孙连城很不习惯李达康对他客客气气说话,支吾了一会儿,最后语焉不详地开口:“我送您下山,可是有一个事,您得答应。”

 

李达康脸上还在笑,然而眼神冷了三分:“什么事?”

“您一会儿下山的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回头看。直到我说好了为止,就……就这个事。”孙连城眼神躲闪。

 

“可以。”

李达康聪明过人,表现之一就是不需要问的事他从不多问,以及对危险环境,有着野兽般敏锐的第六感。

“来,您拉着我的手……”

孙连城的声音更小了。

“拉着你的手?”李达康声音高起来,然而眼神落到左手腕上停止的表盘,皱着眉毛摇摇头,还是闭上嘴把手伸了出去。

孙连城觉得自己握住了一把芦柴棒,李达康觉得自己握住了一块发糕。

 

“今天挺冷的。”

“山里就这样,有温差,和山底下肯定有温差。”

“你在少年宫怎么样啊,对孩子们负不负责?”

“呃……还可以吧。”

“哦对对对,我不是你领导了,问这些你也觉得烦,行了,我不问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今天来天文台,是找资料?”

“……”

孙连城的手握紧了几分。

被他胖乎乎的手捏着倒也不觉得疼,李达康云淡风轻地补充了一句:“噢,当然了,方便说的就说,不方便的不用说。”

一个区少年宫能有什么不方便对市委书记说的事?

然而孙连城回答:“好的李书记,那我就不说了哈。”

李达康再次庆幸已经不用天天见到他了,否则很可能哪天就被气死在任上。

 

尴尬地硬聊了一会儿天,背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李达康下意识想要回头看,孙连城赶紧掐他手心。

“李书记!”

李达康怔了怔,控制住了脖颈的肌肉。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听着马上就要撞上来了——

就在此时,一切声音又消失了。

让人忍不住想,那发出声音的事物,此刻会不会正贴着自己后背,死死盯着自己的侧脸呢?

 

孙连城的手心出汗了,李达康觉得不太舒服,将手悄悄滑出来一点。

谁知下一秒就被重新握紧,孙连城想回头瞄又竭力克制地建议道:“李书记……咱们还是跑起来呗?”

李达康也只能信他了:“跑吧。”

 

李达康几乎从来没有跟人手拉着手奔跑的经历,尤其是奔跑的时候,身后还一直传来:“李书记,等一等!孙连城,不要跑!”等模模糊糊的声音。

跑着跑着,李达康察觉到空气慢慢从黏滞变得正常,气温也在一点点回升。

这时,耳边传来孙连城气喘吁吁的声音:“好了!可以了李书记。”

李达康也松了一口气,马上就准备回头看一眼。

 

刚动了一下,他猛地停住了转头的动作。

“连城,”李达康极力使自己在奔跑时也把每个字吐清楚:“刚才是你在说话吗?”

 

“不是我啊李书记!您听到什么了?”

“没什么。”李达康冷笑:“等能回头看的时候,你告诉我之前,先说一下现任京州市公安局局长的名字。”

“这跟赵……”

“嘘。”

 

“它”会听到的。

 

不知道跑了多久,李达康觉得肺在体腔内燃烧,孙连城更是喘得和风箱一样。

“好……好了,李书记。”

李达康理都没理他,继续往前跑。

“哦对……现任京州市……公安局局长……叫赵东来。”

 

李达康缓冲两步停下了。转过头一看山下,果然,京州市已经近在眼前,而天上的太阳,也突然向西边移了一大截。

孙连城两手撑着膝盖,脸红得像辣椒:“咳……咳咳咳,您干嘛要提市公安局长的名字?”

“我得确定说话的是你啊。”

“那说张树立也可以啊?”

李达康看他一眼:“赵东来杀气重。”

 

孙连城没回答,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了这个验证身份的方式,他换了个话头:“李书记,前面拐个弯就是天文台了,金秘书在那儿等您吧?我就不过去了,回去还有点事。”

李达康盯着他,足足盯了一分钟。

一分钟其实是很长的,如果你是被这种蛇锁定青蛙的眼神盯住的话。

孙连城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汗:“李书记,您还……有什么事?”

“没事,连城。”李达康眼角丝毫不动地笑了一下:“今天多谢你了。”

“没有没有。”

“新工作,好好干。”

 

 

李达康迈开长腿向前走去,拐了个弯,孙连城听见了金秘书和赵东来的惊呼。

他把手帕放回口袋,回过身往山上走,边走边对着空气小声嘟囔:

“干嘛呀,追那么紧干嘛呀,知不知道我手还在他手里握着,反正疼的不是你们是吧?”

地上卷起一阵小旋风。

“是我说的,可我原话是什么?吓唬他一下啊,你们搞这么大干什么,他要是从山坡上滚下去,或者回头看了一眼,我得费多少功夫才能解决……谁怕他了?我怎么可能怕他,胡说八道!”

“你们也知道那个头发古怪的不好惹?你们刚才玩得开心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呢?”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帮熊玩意儿!”

“……赵东来,嘁,什么都是赵东来……”

他的声音越来越远了。

 

专车开到山脚,李达康呼吸恢复了平稳,他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温水,打开了腿上的文件夹。

副驾驶座上,小金秘书面无表情地扫视了北山一眼,然后再度看回前方。

End

评论(48)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