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

【离魂】[高李] 第四章 (完结)

四 呼叫特殊渠道。重复一遍,呼叫特殊渠道。


李达康从梦中惊醒。

先是梦见有猛兽追逐,很快便从身后将他扑倒,獠牙咬上锁骨,他伸出手臂抵挡,又被咬在肩膀上。

他大喊一声,才发现自己被魇住了,越是想喊叫,越是只能从喉中发出一点细微的声音,在半梦半醒间遭受着鬼压床的折磨。

今天的鬼压床格外邪门。

不知是不是清心寡欲太久了,一场噩梦竟在他的眼皮底下变成一场诡异的春梦。


http://wx3.sinaimg.cn/mw690/73263fbbgy1fg26kxpwc5j20c82y31kx.jpg


李达康在闹钟声里起睁开眼,脸沉得像锅底一样。

昨晚居然做了一夜光怪陆离的春梦,梦的内容还是自己被个看不见脸的小伙子按在床上顶撞。

身上倒是不痛不痒,但过于鲜明的画面让李达康很恼火。他给司机和小金打了电话,提前半个小时去了市委,只有工作才能散他的心。

 

接下来的一个月几乎夜夜如此,不是梦见在自己房间里被那个小伙子胡搞,就是梦见在另外一个房间一张奢侈的软床上被那个小伙子胡搞,李达康每次起床都比睡下前更加心力交瘁,眼下青黑也越来越重,找机会探高育良的底的事也就被无限延迟。

 

“怎么了达康书记,底下人惹你了?”

两人这一个月都忙得很,几乎没怎么打照面,终于实实在在地碰了头时,彼此都有些讶然。

李达康脸青得像鬼不用说,高育良满面红光,好似吃了千年人参,眉梢眼角都含着笑意。

 

“没有,他们哪敢啊。”

“身体不舒服?”

“也没有,”话一出口,李达康自己也觉得没说服力,描补了一句:“昨晚落枕了。”

“睡得不好是够难受的。”

“是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同行了二十分钟。

每个月走这二十分钟,可以有效压下“汉大帮和秘书帮即将短兵相接”一类低智却莫名流传得很快的谣言。李达康虽然不怕流言,但更讨厌不必要的麻烦。

“对了达康同志,”高育良说,“我家还有些薰衣草茶,有利睡眠,过去拿点吧?”

李达康可不需要高育良送的花花草草,他不是失眠,是噩梦缠身。退一步说,哪怕他真的要喝薰衣草,小金秘书不会买吗?小金秘书不会买的话,赵东来那儿乱七八糟的茶一大堆,李达康不会过去喝吗?更别提王大路在新疆就有薰衣草基地。

但是,“李达康上高育良家做客”,好家伙,可以管至少三个月的辟谣的份。

“那就不好意思了,哎,该不会是您自己种的吧?”

李书记算了这笔账后,欣然前往。

 

意外就是在高育良家客厅发生的。

李书记鲜少登高书记家门,对家具摆设都很陌生。加之几乎有一个月没睡好觉,整个人有些迟钝。走着走着被突然降下的台阶给害了,一脚踏空向前栽倒。

这下好了,在半空中李达康想,别说辟谣,估计是要坐实传闻了。他都能想象小报标题:《搞野!?李书记俾人爆头真定假!?》。*

 

是高育良扼杀了一条大新闻的诞生。

 

他接住了——确切地说是半扶半抱住了——李达康,关怀备至地说:“没事吧,达康书记,伤到哪儿了没?”

李达康眼前发黑,听清了问话,可一时没法回答,便哼了一声。

 

两人同时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记忆冲击。

这个场景如此眼熟,仿佛曾经发生过一样,无论是有人温文尔雅地在耳边询问是否难受,还是有人毫无保留地靠在自己怀中哼出鼻音,都……

都和这一个月以来的梦境一模一样。

 

高育良惊觉梦中青年身体眼熟的原因,多年前两人在美国合住一间公寓,只有一间浴室,晚上大家就寝时间都差不多,时不时就会出现李达康在淋浴间洗头,高育良在外面刷牙的事,高育良见过李达康年轻时的躯体,当时还感慨了他的腰围。

李达康自然也想起来梦中那儒雅低沉又无耻下流的声音出自谁口。

同时遮天席地而来的,还有将近一个月的秘密情事的记忆,是想到就让人骨头发酥,手心冒汗的等级。


李达康的后腰蓦然生出心悸似的空与痒。

高育良扶在他背上的手,不知怎么的,滑落了下去。

END



*感谢九霄老师的粤语与小报标题风格帮助!

--------------------------------------------------------------------------

依旧是小菠菜全文链接防和谐:http://www.spinates.com/post/3615

评论(8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