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

【离魂】[高李] 第一章

离魂

 警告!存在可能引起不适的非自愿性行为描写。


一  高育良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年轻肉体本身具有神秘力量。

 

高育良并非只需要年轻人对他的崇拜与依赖,他也相当隐秘地为填充着年轻人肢体的饱满肌肉,以及诸如他们走路时不自觉地往上腾跃的姿势等细节而着迷。

 

他年过六十,坚持锻炼,健康饮食,除抽烟外无不良嗜好,赤裸的形象就年龄而言颇称得上体面。高育良自觉已经做到了挽留青春的极限,他对于自己的努力非常满意。

然而,如果他愿意对自己诚实一些,就将不得不承认,他厌恶自己松垮的颈部皮肤,失去了弹性和光泽,死物一样坠着,呈现出肮脏的灰色。厌恶手臂上的老人斑,不知道什么时候生了这样多,红褐交叠,宛如不详的占卜图。更厌恶怎么染都会再露出来的白发,细软枯萎,令人触之生厌。

 

尤其是他的思维依然敏锐清晰,心智也依然坚如磐石。

他依旧可以看文件看到深夜,睡下一小时后接到紧急电话,头脑在三秒钟之内恢复清晰,口齿清晰,态度适宜地进行回复。也可以在长达五六个小时的会上全程保持专注,安全回避或一击致命地对付明枪暗箭。

对比头脑的发达,身体的枯萎显得更加可悲。

有时候他不禁要憎恨人类的自然生理规律,为何不是躯体机能不断增强,死亡时身体素质处于巅峰,生者永远光荣,年长者所受的尊重与钦羡等重。


更重要的是随之而来还有——这件事高育良甚至不愿意去想——性能力的下降。

年轻人似乎总会忽略或避不谈论一个事实,人的性欲并不必然因为外貌衰退在主流审美之外后就自然消失。老年人依旧喜爱性生活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快乐。


他对于探索吴老师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权力,也基本丧失了兴趣。

在他眼中,她与其说是结发的前妻,毋宁说是一个高级官员的必要配置,一个心理顾问,一个政治意味上的女性——可以处理一些适宜女性身份处理的问题。

 

每年一次与高小凤的相会,高育良当然期待许久,兴致勃勃,精神焕发。

但肉体短暂的欢愉后,一个声音总要冒出头来作怪。

这个声音替他庆幸,你年轻的娇妻不曾经历过他人,不会将你与青壮年男性的条件横向比较。欢呼吧,赞美社会对女性的苛求吧,她是那样崇拜你的头脑,如果她对你的阳具露出一丝一毫鄙视,哪怕是遗憾的眼神,你都会觉得遭受了巨大的背叛而有部分心灵崩溃。

是的。高育良不被允许进入主观意识的理智承认,应当为此时刻欢呼赞美。

 

但高小琴会不会对她妹妹说三道四呢?

高小琴和高育良实际上互相鄙视,他们也都清楚这一点。

一想到这个,高育良愈发痛恨高小琴,甚至畏惧起她来。

连带她那智慧虽然欠奉,肉身却堪称完美,对自己的态度也一直非常恭敬的情郎,也给高育良心中添了些堵。

 

从某种角度讲,多年来唯有和李达康的长期对峙反而能令他在愤怒中获得一丝奇特的安心。

他见过李达康风华正茂的样子。一颗没熟的果子,身上还散发着活着的植物独有的苦辣,咬一口满嘴发涩,汁液四溅。那时候李达康浑身的激情和旺盛的生命力充斥着他们合住的美国小公寓的每一个角落,那也是高育良第一次惊觉自己身上已有暮气。

 

他也亲眼见证了李达康是怎么被岁月打磨成现在的形状的。

吕州,林城,高育良都一清二楚,甚或参与其中,他也是折磨损毁李达康的无数事物中的一个。

——但是只能算是无足轻重的参与者吧?至少高育良自己是这么对自己分说的。

 

如今的李达康日益冷淡干瘪,身上却依然富有激情,如果说当年他的激情是野火,那么如今他的激情大抵可以说是无尽暴风。

 

然而飘风本不应终朝。

 

李达康从一颗果子,一株植物,一只水鸟,变成了自然力量本身,改变世界的同时消耗着自己的血肉。

 

每次两人打擂台,李达康瘦得像针的轮廓总让他有种幼稚可笑的冲动,叫他想脱下黑色夹克,向李达康炫耀自己肩背手臂上的肌肉。

可能是因为如果仿照过去西方世界的规矩,绅士们之间可以进行武力决斗,那么高育良虽年老,胜算却依然不小。

在肉体上消灭对手,虽然除了极端情况,这事完全不可能发生,但仅仅是存在可能性就让高育良仿佛握着什么底牌似的松了一丝气。

 

我还没有那么老,他想,边城里的老艄公也是这样说的。

外公还能打老虎,翠翠,你不信,你咬。

他的胳膊未必比艄公细,但没人关注到这点,实在是一件憾事。

 

一阵晚风吹过,吹散了高育良吐出的烟,也吹散了他的遐思。

他摁灭烟头,关上窗,拉了窗帘,转身走进冰冷的被窝。

上了年纪后愈发畏寒怕热,身体宛如一只千疮百孔的皮口袋,毫无规律地吸收和释放热量,他等了很久才暖和过来。

在此过程中,高育良辗转反思了整个白天的言行,确认了第二日该做的事,本周该处理的问题,本月该进行的计划。又回味了一下今天常委会上,李达康被自己气得抬头猛灌半杯水的样子后,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

 

半夜,高育良仿佛是做了什么梦,悄然醒来。没有像噩梦惊醒后那样狂乱心跳,只是觉得口中干渴,腋下冒汗,整个人淹没在长途跋涉结束般的倦怠里。

他不打算睁眼,想重新回到睡梦中去。然而身体内部的某处却一直阻止他,叫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仿佛忽略了一件极其重要紧急的事。

 

高育良只好撑开发黏的眼睛,第一眼发现睡前没有拉好窗帘,地板上横着一道月光。

靠着这道月光,他粗略地扫视了一下,房间还是原来的房间,门窗紧闭,换气系统良好工作,但是空气的重量和气味都与平时不同,并不是难闻或者别的什么,只是叫人浮想联翩。

 

他懒得下床去拉那窗帘,索性翻了一个身以背对窗户。

他的手臂碰到了一个人。

 

TBC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英】狄兰·托马斯 著 巫宁坤 译

-------------------------------------------------------------------------

谢谢小菠菜上热情留言的大家!我来试一试在lofter上发文啦~

第一次在这里发文,有点忐忑!如果有什么操作不对的地方请告诉我,谢谢~~

评论(95)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