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

【逃亡】[高李]第四章 完结

简介:无限可能。

1.

李达康做好了在乙镇山庙里打持久战的准备,甚至已经在镇上给高育良拉到了几笔替人设计盆景的活,打算通过充分压榨高教授的体力与脑力,来获得在新世界发展的第一桶金。

这令高育良啧啧称奇:“达康大师,抓经济功力不减啊。”

李达康信心满满地递给他一把铁锹。

 

谁知一觉醒来,头顶又变回了极其熟悉的天花板,身上穿的是自己的睡衣睡裤。

窗外路灯的光团的边缘,融化在纯黑的夜色里。

 

李达康惊坐起,立刻开始怀疑刚才是不是做了一个过于真实和离奇的梦,他在梦中度过了十几日的时间,颠沛流离,受苦受难,沦落到与高育良相依为命的地步。

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一眼时间。

03:00 。

日期是那场自己没能参加的会议结束后的第四天。

原来那些不是梦,而是真的,是不曾存在于这个现实的真实。

 

李书记捏着眉心缓了缓,复又翻了翻短信箱与通话记录。

他几乎可以确定,在他不存在的这几天里,组织采取的紧急措施是找一个体貌特征与他相似的人顶替他出席必要的场合,遇到需要决策的问题时再通过他的手机发布命令。

可以理解。但是奇怪,那个替身不应该住在他家吗?

 

李书记给小金打了一个电话:“我回来了,你现在过来一趟,汇报一下这几天的工作。”

听他的语气,还以为是去楼底下转了一圈回来。

 

心态平和的归人本想趁秘书赶来的这段时间洗把澡,抽支烟。谁知刚脱了上衣,小秘书就从门外冲了进来。

小金秘书穿着一件印满金鱼图案的睡袍,头发凌乱,满脸枕头印子,神色激动。

“书记!”

他奔跑过来,吃了熊心豹子胆般一把拥抱住李达康。

“我就知道您会回来的!”

 

说感动李达康也有点感动,年轻人这声饱含惊惧委屈与欣喜的呼唤,使他立刻有了从异境回家的实感。

但是一来李书记不习惯与人这么亲密的肢体接触,二来他上半身还光着。

“咳咳,原来你住这儿了啊,”李达康手悬在半空,试着拍了拍小金的后背,“好了好了,辛苦了,不容易不容易。”

“您不知道那个李达康先生有多吓人呢!”

 

李达康揪着小金睡袍后颈,把他从自己身上揪下来,捡起睡衣重新扣好。

“那就从‘那个李达康先生’说起吧。”

 

一个小时后。

“竟然……”李达康捏着自己下巴沉吟,“那他们两个人呢?”

“不知道。”小金坐在李达康床前的地毯上,脑袋搁在自己的手背上,手搁在并拢的膝盖上。

“会不会是,”小金期待地说,“他们也回去了?”

“可能吧,”李达康伸了个懒腰,“你去跟你要汇报的人汇报,我去跟我要汇报的人汇报了。”

 

“还有一件事,”小金有点犹豫地说,“那位李先生,昨天把丁义珍副市长从国际机场给捉回来了。”

“什么?”

“对,丁副市长一开始吓得腿软,后来又嚷嚷他不是纪检,无权这么干,我估计他是吓傻了。”

“然后呢?”

“然后赵东来局长和陈海局长的人就到了,李先生一开始只叫我通知了赵局长,赵局长不知怎么猜到了他的意思,又通知了陈局长,陈局长向季昌明检查长汇报的时候,听说季检察长正接到那位假高书记的指示,建议他全力配合‘李达康书记’的工作,季检察长不知道您二位被顶包的事……总之最后,是双规。”

“反贪局这是早有准备啊,”李达康吃了一惊,“丁义珍真有问题?”

“看这样子……是有的吧。”

“好哇,我还被蒙在鼓里。”李达康气得站起来,绕过小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消息灵通的人估计都已经知道了,”发梢上滴着水珠,冷静下来的李达康看了看窗外天色,“趁结果出来之前,今天下午赶紧开个新闻发布会,重申政府对光明峰项目的态度和政策,晚上帮我联系那几个主要的投资商,我单独和他们谈。待会儿你汇报完情况就去准备,一定不能让旧事重演了。”

“好的!”

 

小金出去了。

李达康花五分钟时间冲了澡,边穿衬衫,边思考汇报情况的措辞。

这时候,他的私人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号码。

“喂?”

“诸行无常。”

 

没有称呼,没有自我介绍,高育良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李达康没有立刻出声。

电话那头也在静静等待着。

 

他们在庙里,闲谈时一本正经地聊过,万一哪天又来一场雾,雾散了就到家了,要怎么和组织汇报。

高育良主张选择性陈述事实,因为无论是被当做神经病,还是实验研究对象,都不是他的人生追求,希望达康大师能配合。

“我要一五一十地汇报高书记是怎么对我上大刑的,说不定就推动了人类科技进步呢?”

然而李达康同志这段时间以来养成了与他抬杠的奇怪习惯,被抬杠抬得次数多了,高书记总结出一套经验,颇为管用。就比如这次,根据这套经验,不算太真情实感,基本属于礼节性唱反调的范畴,因此他只是摇了摇头。

 

正当他们打算抛弃妄想,换下一个话题时,慧通大师驴唇不对马嘴地接了一句话茬。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阿弥陀佛,再来一碗。”

三人互相看看,撑不住都笑了。

谁知道这句玩笑却成了如今尖锐现实里的一句暗号。

 

李达康实在难以相信自己居然要和高育良共同保留一个天大的秘密。


“诸法……无我。”

“好。”

 

电话挂断了,通话时间:13秒。

李达康站在窗前,观看灰白色的飞蛾围着路灯灯罩扑腾。

寂静与相对的黑暗里,高育良的声音曾一次带来极其痛苦惨烈的记忆,“瘦了”与审讯。另一次则带来新生的希望,敢于相信同类的勇气,“走吧”与劫狱。

这次他的话,包括自己的回答,究竟是会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还是不仅平安无事,甚至促进了两巨头关系缓和的契机呢?

 

2.

“来来来,我们接着上次的打。”

圆月湖一如月轮,湖边芦草连天,野鹤唳鸣。

李捕快抽出腰间丹心剑,白光一闪,迷雾尽破,只见雪亮剑尖就往高教主心头刺来。

高教主以毫厘之差躲过,掌风运向剑身,微微打乱剑客重心。

李捕快顺势歪向一旁,足尖轻点,踏上芦苇草,略一借力,剑刃再次从死角向高教主面门劈下。

 

三十回合过后,原本只有野鹤驻足的圆月湖畔,已经聚了不少人,远处还有更多的人往这里赶。

“又开始了开始了!高育良和李达康没私奔,也没有殉情!他们又打起来啦!快来看呀!”

“赌谁?赌谁?买定离手了!”

“小板凳要吗?纸扇要吗?挺括透光,防水防暗器,新糊的油纸伞了啊!”

 

“这些闲人怎么又来围观了?高育良,你可敢转战品州,银山之巅再来比试?”

“奉陪。”

“那就走吧!”

来迟了的人们只看见两道流光一般的背影。

 

3.

“叛国贼高与李,盗窃大量X国财产企图投靠敌人,被英明神武之Y军特派小队逮捕。经审判,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依据犯罪前职务与对X国贡献,向其分配二级死亡待遇:枪决。”

高音喇叭播着判决书,今天的天气很好,照得水泥地面有些发白,又有些泛金。

 

临行前的犯人自动失去开口妖言惑众的权力,哪怕是曾经的高级官员,也早早被注射了无法出声的药剂。

 

他们背对行刑机器,并肩而立。

现场的执行官完全不知道这两人在想什么,为什么第一次逃跑后高把李捉了回来,却又劫了他的狱,明明第二次已经逃得无影无踪,过了一个月,又重新出现在曾经的官邸车库里。

 

但是这些都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他只需要看着时钟上的秒针,在规定的时间,按下规定的按钮。从未出过错的忠诚机器,就会自动把这两人射成筛子。

 

此时,高与李同时侧过脸,对望了一眼。

他们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什么不得而知,李首先把脸转回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高也把脸转了回去,他的面上闪过一瞬的迷惘,而后归于释然。

 

枪响了。

 

【世界线分歧】

 

4.

枪响了。

蜿蜒的鲜血如同玻璃窗上的道道雨水,最终混合到一处,流进行刑场边的排水沟中。

行刑助理上前测探脉搏,在表格上记录下死亡时间。

他干惯了这活计,但今天还是难得有些好奇。在整理他们的随身物品时,发现他们一人衣服口袋里有一叠纸,巴掌大,里面分别写着:甲朝 乙镇庙 书记 玉良/达康,盖着正方形的红章,行刑助理看不懂那章上刻的是什么。

每人口袋里还有一片长方形的,软软的小纸片,只有手指头长。

最外侧是绿色的纸,中间是银色反光的硬纸,打开银色反光的硬纸,是淡绿色的,乍一看有点像肉一样,但拿久了会变得更软而且会有点粘的东西。

行刑助理从未见过这种玩意儿,他企图通过绿色纸上的文字来猜测,但是“WRIGLE’S DOUBLEMINT CHEWING GUM”这串鬼画符,和“绿箭 口香糖 净含量:3克”,完全无法提供任何帮助。

他把这些东西归到一处,统统扔进了焚化炉。

 

高与李的尸体过一会儿也将与他们的遗物一起灰飞烟灭。

 

END

 

5.

枪响了。

枪响的同时,平地里起了一场大雾,速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

简直像是揭开了滚开的汤锅。

高李的身影被大雾隐藏,行刑机器还在工作,行刑助理不敢贸然上前。

目力所能及的行刑场地面,透过雾气依然灰得发亮,又微微泛出淡金色的光。

 

END


评论(1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