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

【逃亡】[高李] 第三章

简介:巨大的蝴蝶翅膀依然是蝴蝶翅膀。

 -------------------------------------------------------------------------

列车呼啸着穿过山洞。

小金秘书去给李书记送午饭,包厢里却没见到人。

奇怪,领导能去哪儿呢?

 

正当他打算去会议室车厢找找时,高书记的秘书小贺脸色煞白地跑了过来。

“不好,出事了。”

 

小金跟着贺秘书去了高书记包厢,一路上问了两次,贺秘书都一脸骇然,三缄其口。

 

贺秘书左右看看,打开车门,催促小金赶紧进去,自己也飞快闪进,转身把门上了锁。

“高书记您好,啊!李书记,原来您在这儿呀。”

小金话没说完,后背被狠狠推了一把。

“你看清楚,那是高书记李书记吗?”

“咦?”

小金仔细观察,发现了问题。李书记头发怎么这么长,穿的衣服样式也挺少见,不对呀,这身我好像从来没见过?

 

“你就是李达康的人?你叫小金?”李书记发话了。

小金秘书大惊失色。

“小贺,”他愤怒伤心地问:“你们把我们李书记怎么了?”

“这位金公子,”被冷落的高书记开口了,“你先冷静一下。”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秘书们被迫接受了一番冲击世界观的说明,艰难地相信了这两位不是毛发突增,精神失常的汉东省常委,而是从一个叫甲朝的帝国莫名移动到这辆列车中的,且与两位书记同名同姓的……古人?

 

“等一等!”小金突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咱们的李书记和高书记呢!”

“现在才想起来?我早就找过一遍啦,就是失踪了!”

“你汇报了吗?”

“……”

 

“怎么了?”

“小金,”小贺秘书搂过他的肩,低声道:“我觉得,是不是先压住这个消息?”

“你疯了,”小金也低声说,“这能压得住吗?”

“这不是有他们吗,姓名长相都跟咱们书记一样……多少等开完这次会再说吧,万一,万一两位书记哪天又回来了呢。”

小金迅速地抬头看了一眼。

 

那边的两位不速之客一个微笑,一个面无表情,不知道有没有听见。

 

“不行,”小金甩开他的胳膊,“万一咱们书记是被人绑走,现在通报说不定还来得及。”

“在高速行进,戒备森严的专车上劫走两位省委常委还一点痕迹不留下?小金,你动动脑子,这就是、就是出鬼了!”

 

小金是市委出了名的一根筋,有时候连李达康都对他生气不起来,自然更不会怕小贺的几句话。

转过身,哗啦拉开门,回包厢打电话了。

 

小贺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踟躇半响,对两位从刚才起就一直保持安静的两位点点头,终究还是去找小金,一起等待指示。

 

留下高育良书记的包厢里,李捕快与高教主大眼瞪小眼。

还是高教主先出声:“我又不会和小孩子计较。”

“当然,你怎么会用这么明显的方式脏了自己的手。”

“你要真这么想,就不会把剑意只对准我了。”

“这是必要的自我保护,谁知道什么时候背后又要挨一刀。”

“有意思吗?”

“挺有意思的。”

两人相看两相厌,索性各自扭过头。

 

“哎,”还是高教主先打破寂静,“以你的脾气,不是应该从窗户里跳出去,独步天涯行侠仗义吗?怎么愿意和我对坐只无言呢?”

“呸!我才不上你的当。此处蹊跷甚多。刚才那两人虽是高官亲信,却无丝毫功力,若是我不在,你怕不是要一路窃钩窃金窃侯窃国了。”

“你高估我啦。”

“谁敢低估你啊?”

 

“那要是他们邀请你去假冒高官,你答应吗?”

“你答应我就答应,我要替无辜百姓防着你。”

“就不相信我二度为官能洗心革面?”

“你我都不信的话,何必说呢。哎,我就是不明白了,怎么会天降乌纱帽给你这种人。”

“还在为你那个商贾朋友——叫什么来着——鸣不平呐?”

“他真要能继续为官,怕是要把你这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比得掩面而逃。”

 

“那可不一定。”高教主咧嘴一笑,双眼漆黑晶亮,“阁下当年不是也没把在下比下去吗。”

“是是是,高教主您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可把您美坏了吧。”

 

“你要是不想做这官,我也可以和你一起探探这异域风貌,以你我二人之能,又无声名拖累,天地之大,何处不可去?”

 

“做梦去吧,你睁大那双小眼睛看一看,你见过这么长的铁车吗?你看见有马或者人在拉它吗?你的轻功,不,我的轻功,能追的上它吗?”

高教主收紧了嘴唇,方才面上的匪气与倜傥一扫而光。

“这么说,你也是想做这官的了。”

“……”李捕快凝神半响:“是,我是想看一看。而且我也做过父母官,只要手下亲信配合,未必不能做好。”

“好,”高教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掌,“他们会来请的。”

“你要干嘛?”李捕快剑意一沉,“你别胡来。”

 

两人闲话间,小贺与小金带着一名组织指定的军官,走近这节车厢。

 

“来了三个人。”

“有一个练家子。”

“青年才俊,可惜内力尚浅。”

“你猜是什么结果?”

“只有一个结果。”

“都说了你别胡来。”

门被敲响了,两位高人默契地停止了交谈。

 

“高先生,李先生,是这样的,我们会竭尽全力找到送二位回家的方法,也会一直搜寻高书记和李书记,在此之前……”

小贺看了一眼严肃的军官,鼓起勇气说:“希望二位能配合我们,做一些形象上的小小改变。”

 

这场会议之后,汉东官场流言四起。

高育良李达康同时得了重感冒,话都说不出来,怎么会这么巧?怎么会这么重?

一时间,生物武器说,肺癌绝症说,大洗牌说……两天一个主题,暗地里传得沸沸扬扬。

 

有的人看笑话,有的人发愁。

赵东来恨不得一天给小金打八个电话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树立时时被不知哪来的杀气压得喘不上气儿;最惨的是光明区副区长孙连城,中午吃得多了点,下午趴在桌上打起了盹,然而不知道李书记怎么想起来到这儿查岗的,又为什么明明走路比猫还轻,腿劲却那么大。

哐叽一声,把他连凳子带人踹到了墙上。

孙连城被墙壁的反作用力撞得直起身子,强行醒来,张口就骂:

“谁啊?!啊……啊?李书记,您怎么来了……”

“当值不干活,就在这儿白日睡大觉!尸位素餐!厚颜无耻!你上峰呢,丁义珍人呢!”

 

“李书记李书记您消消气……”

丁副市长听见动静,跟个肉球似的一路小跑赶过来,和孙连城一起,被李书记用各种词藻华丽又尖酸刻薄得出奇的话骂了整整半个小时。

“你也好自为之!”

最后,他对丁义珍留下这句话,风一样地走了。

 

“哎呀妈呀,”孙连城擦擦额头的汗,“李书记也太有文化了吧,骂个人还讲究对仗呢。”

丁义珍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两声,手指点点他,走了。

 

孙副区长顶多是给自己泡了杯浓茶,丁副市长的心中可掀起了惊涛骇浪。

李达康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好自为之?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他会发现什么呢?该怎么办?

 

晚上,他用全新的手机卡,给祁同伟厅长打了电话。

“事情呢,是这个样子。”祁厅长极力想维持高位者特有的沉着淡定,但是越说越控制不住情绪:“老师……高书记从开会回来以后就没见过我了!他那个秘书小贺,居然连我都敢拦!接了电话也是含糊其辞,哼哼哈哈。发的短信还算正常,可短信这种东西,谁知道是哪个人发的。”

 

“丁市长,不是我吓唬你,我担心高书记——被李达康那伙人控制住了!”

“不会吧!”丁义珍大惊失色,“您师母吴教授那儿没有消息吗?”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祁厅长阴阳怪气地说:“吴老师和她姐姐回老家探亲戚啦,她也见不着高书记。”

“这个时候回老家?”心悸和眩晕像午夜高速公路上突然亮起的车前灯,刺得丁义珍动弹不得:“难道……难道真的……”

丁副市长失魂落魄地挂断了电话。

 

凌晨5点,太阳还未升起,李捕快在李书记官邸屋顶,静静打坐吐纳。

“李先生,李先生……”小金从窗户里探出半个身子小声喊他。

“何事?”

“赵东来局长你还记得吗?他刚才打电话来说,手下一个队长参加国际比赛回来,在国际机场看到了一个长得很像丁义珍副市长的人。我刚才登录人事系统查了,丁副市长今天请了病假,那个,那个,您看我是不是往上面通报一声啊?”

“不出所料。”

 

李捕快从容起身。

“去,在我的……是了,在我的手机上,调出从此地到丁义珍所在地的路线,通知赵东来开小汽车和大汽车同时往那里赶,你去禀报上峰。”

“您不需要导航的,国际机场咱们司机不陌生。”

“谁说我要坐车去?说不定等汽车到了,他已经跑了。”

“那您要怎么去,直升机?”小金开始回忆离京州市委大院最近的,可以停靠直升机的大楼是哪一栋,申请直升机又需要那些程序。

这个李捕快身手真好,他羡慕又忧愁地想,要是李书记回来了他不肯让贤,得派多少军人才能制住呀。

 

“不用,那个太引人瞩目了。”

李捕快抬起一条腿,另一条腿就像被水泥撼在了屋顶上一样稳。

他每天清晨上屋顶打坐,怕被巡逻保安看见,总是穿着夜行衣,夜行衣的标配是黑衣黑裤黑绑腿黑鞋。

小金秘书就看着他解散了黑绑腿,拉紧,又重新绑起来,另一条腿也如法炮制。

接着从怀中掏出一块黑绸,遮住了下半张脸。

他在三层楼高的屋顶轻轻屈腿,蹦跳了几下,低头看看小金。

“吩咐你做的事快去做,天要亮了。”

 

小金心中有个极其疯狂且不可名状的猜测,他甚至不敢去仔细回忆一下刚才的种种迹象,唯有机械地去拿手机,调出导航,设置语音模式,并打开蓝牙耳机,爬上天台,送到李捕快手上。

 

李捕快对他扬了扬一边的眉毛,往后退了几步。

“捉只蛀虫,去去就回。”

而后凌空而起,在空中虚踏数步,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去往京州国际机场的方向。

 

TBC

评论(1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