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糖

【欢愉】[东李] 第二章

李达康不太会接吻。

嘴唇按上来就不动了,跟在公交车上被人挤着贴上了窗玻璃似的。

赵东来舔舔他唇缝,他也只是眨眨眼。赵局便撬开他的牙关,像老饕珍重地打开一只贝壳,仔仔细细地品尝其中软肉。

他吻得很缠绵,也很文雅,和魁梧的形象不相符合。

李达康学东西快,立刻对他如法炮制,两条舌头又像跳舞又像打架。

 

赵东来心咚咚跳着。

别人都视李达康为虎狼,私底下戏称去市委书记办公室是去闯虎穴,他可不觉得,他进李达康办公室,什么话都敢说。

因腿长而习惯性坐在桌子上的李书记还比有外人在场时对他态度更好。

 

尤其是发现了一件事后更是如此:达康书记挺爱笑。

无论是做出了什么成绩令他高兴,还是自己难得发次脾气让他好奇,达康书记都会忍不住笑出来。

他一笑,可真是春回大地。

 

平时李书记笑,赵局长的心能静下来。

今天不行。

李书记嘴角噙着笑意同他接吻,赵局长仿佛突然得了心脏早搏,心跳得急且重,一声声宛如胸腔里有巨木攻城,他的手有些抖。

 

但抖得不算太厉害,他还能迅速单手解开自己的一排扣子,脱掉衬衫。

制服白衬衫里是一件黑色紧身背心,被肌肉撑到了极致。

他既怕裸露太多显得急色,也不敢贸然去脱对方的衣服,只能继续沉浸在接吻的魔力中。

直到李达康的手指敲了敲他的斜方肌,赵东来才微微移开脸,气喘吁吁地等待指示。

“只脱你自己?”

“不敢冒犯您呐。”

“口是心非了啊,那我来。”

 

李达康从被吻得微微后仰的姿势中坐正,抬起手,从上至下,一颗一颗解开了自己深灰色衬衫的扣子。

他手和他人一样瘦。三根手指弯曲着,把圆大而光滑的扣子从扣眼中推出来。拨抵捏挤的细微动作,让赵东来想用齿面轻轻咬压他的指尖。

扣子全部解开,李达康一扬下巴:“该你了。”

 

赵东来去解他的皮带。

李达康有点意外,边撑起身体方便他把自己的长裤和短裤脱下,边说:“这倒不怕冒犯了。”

赵东来把西裤对折叠好,搁在一边,黑色平角裤放在上面,又抬起他膝盖脱了袜子,也放在西裤上。

稍微欣赏了会儿李书记全身只穿一件敞开衬衫的模样后,认认真真地答道:“当进则进。”

 

赵东来凑过来,亲吻他露出的身体中线。

从口,到喉结,到锁骨正中,到胸膛,到肚脐,有点割不正不食的奇妙严肃。

吻到肚脐时李达康瑟缩了一下,赵东来便变本加厉去舔这脆弱的凹陷。

 

这种感觉十分怪异。

肚脐仿佛成了一小团长在身体外部的神经,被灵活的舌头肆意舔弄,强烈的酸意直达小腹乃至脊髓。李达康的腹部没有赘肉,因而舌头能够钻遍脐窝的每一道褶皱,并带来分不清是难受还是舒服的射线形刺激。

李达康往后挪了挪:“都哪儿学来的啊?”


http://wx4.sinaimg.cn/mw690/73263fbbgy1fgff5gjpbmj20c82la7m4.jpg


“行,行了。”李书记声音断在嗓子里,“差不多了。”


TBC


小菠菜基地:http://www.spinates.com/post/3647

评论(47)

热度(161)